拈花帶笑靜無言,遠離塵囂默如禅。身處都市、奔走匆忙,我們也曾幻想桃花源境,小船搖曳,燈影婆娑,輕描時光。于是,泰禾尋了一方青山綠水,做了一個青雲小鎮,依照宋代極簡美學,糅合佛家禅意文化,在千年文化的福州永泰,爲你建一處可尋的世外桃源。

建一處可尋的世外桃源

水陸交替,曲徑通幽

周邊環境作爲建築的依襯,在獨立于建築的同時,又賦予建築以獨特的氣息與氛圍。在青雲小鎮中,建築設計師巧妙化弊爲利,改造示範區北側的停車場和碼頭,將其作爲路徑的起點,將水上交通納入到訪建築的遊曆體驗。室外景觀作爲建築的延伸,被建築師融入建築之中。乘船而行,兩岸風景盡收眼底。水陸交通的轉換層層遞進,給行者以轉換心境的時間與空間。由是,進入建築主體的過程如同次元空間的轉換,讓來訪者更能體會到建築的侘寂空靈美學。

體會到建築的侘寂空靈美學

酌古沿今,美輪美奂

售樓處主體建築構成了視覺焦點。其設計從宋代建築屋頂提煉三角形結構,將建築體塊重新組合,通過體量的拼接組合,用去繁極簡的手法將建築外部裝飾簡化,形成一個純粹的幾何體塊空間。

建築整體采用鋼結構,依照宋代建築屋檐的比例提取三角形支撐作爲主要的形式元素,加以木紋鋁板線條的勾勒,將其重複排列,形成極具韻律的肌理,作爲售樓處的主體構架。同時,爲了營造大跨度的通敞空間,建築師用魚腹式桁架結構連接豎向支撐桁架。

建築師用魚腹式桁架結構連接豎向支撐桁架

魚腹式桁架支撐結構

   作爲售樓處立面效果重要的組成部分,鋼結構“大挑檐金屬屋面”的形式一方面保證了屋檐出挑的距離,另一方面可以保證屋面的輕薄感,賦予了傳統建築大挑檐屋面新的時代意義。屋檐設計镂空百葉,可應對當地台風幹擾。

可應對當地台風幹擾

出檐深遠的金屬屋面,秩序明確的建築立面,輕盈的步道連廊,在光影的變換中,亦虛亦實,亦真亦幻。

藏拙于巧,刪繁就簡

藏拙于巧,刪繁就簡

爲達到立面效果的簡潔純粹,設計需要從功能上盡量消隱一切繁瑣的構件,屋頂排水和屋檐排水成爲首要挑戰,設計師將排水天溝隱于屋頂,又將雨水管道隱藏在建築四角柱中,每片屋檐百葉設計了排水坡度,並在內側設置了擋水。在雨水不大的情況下,屋檐下的室外空間基本不受雨水影響。最終,通過排水系統的精細化設計以及創新的結構組合,爲純粹簡潔的效果提供可能。

引山入室,虛實相生

引山入室,虛實相生

天華建築師采用雙層中空、橫隱豎明的LOW-E高透光玻璃,消隱建築的維護結構,突出承重構件。大面積、高通透性的處理,模糊了室內與室外的關系,賦予了空間呼吸感與靈動性,消解了龐大的建築體量,于虛實之間形成建築的與自我的對話。簡潔的建築形體,深遠的大屋面,虛實結合的立面效果,現代的材料和工藝做法,共同營造出輕盈的而富有變化的、充滿現代感的中式立面效果。

引水造境,歸于靜谧

引水造境,歸于靜谧

建築建在半坡之上,水資源稀缺,消防是本設計需要解決的重大問題。爲此,建築師在建築周圍引入水景,一方面將戶外水池作爲消防取水地,一方面也拉開了建築與商業街之間的距離。水池作爲建築與人流間的緩沖帶,削弱了喧囂的商業氛圍;水影與實體間的虛實對比,也更突出了建築表皮的通透精致與體型的舒展開闊。

突出了建築表皮的通透精致與體型的舒展開闊

商業街依水而建,在前衛現代的商業氛圍中融入傳統意向。紅磚古厝,雙燕歸脊 。建築師采用獨具閩南風情的燕尾脊,讓建築更顯挺拔俊逸。在室內外交界處,建築師增設了一系列灰空間,模糊了室內與室外的界限。這些空間作爲商業庭院的有機組成,爲行走其中的人們提供靜坐休憩之地。在這方寸之地,靜谧與開闊並存,純淨與豐富同在,讓來訪者身于俗世而處于純粹。

鬥轉星移,步移景異

鬥轉星移,步移景異

從此,園日涉,石日黝,魚鳥日聚,花木日爛漫,篇章詞翰,日異而歲不同。示範區設計采用景觀遞進和移步換景的設計手法,依水旁園,小橋流水。從高處俯瞰,所有建築如同星星般散落庭院。後院的山石、松樹、半圓形拱門與地紋也是基于宋代美學打造,致敬傳統園林的趣味,又與現代化建築交融,整體視覺更加立體。緩步前行,便是“石徑聽泉”爲主題的景觀走廊。這裏,精心考究的材料與植物運用,見于細節,觸發鄉野趣味,點線面巧搭,也使空間更有層次感。